南京北医三院供卵_泰国供卵试管婴儿合法吗_胚胎-试管婴儿中的生化
来源:http://www.njnuedu.com  日期:2021-12-07
[南京哪个医院可以供卵][供卵需要做什么检查]。[地下供卵哪家靠谱]。

  很多人都听说过试管婴儿,很多人也确实得到了试管婴儿技术带来的胚胎好处

供卵试管需要什么流程

有些人自然受孕有困难,或者有些遗传病可以通过试管婴儿规避风险。

  现代人越来越接受试管婴儿作为一种出生方式孕产。

  然而,试管婴儿并不意味着它可以****成功。经常有人问我试管婴儿生化是什么?

  试管婴儿生化是指做试管婴儿后,将胚胎移植到女性子宫内胚胎,出现早期流产。胚胎早期在体外培养,然后移植到母体子宫内,检查可以看出胚胎已经有妊娠反应后又由于某些原因,胚胎在子宫内停止发育。在14天b超前HCG值下降,就是生化妊娠现象。不孕不育

  试管婴儿的生化也是常见的,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一部分是由于移植到子宫的套餐费用胚胎染色体异常,已经被优胜劣汰淘汰,一部分是由于女性分泌功能异常,从而影响胚胎着床,如慢性子宫内膜炎等。

  一些生化怀孕来自外部。如果女性在胚胎移植后仍然抽烟喝酒,很容易导致胚胎损伤,进而导致生化妊娠反应。

避孕结束,担心宫外孕来临_第三代试管婴儿

  近年来,许多已婚青年都是先立业再生子,不少女性通过吃避孕药或在宫内置环来避孕。

  好不容易立业了,准备怀孕,此时,年轻人又面临另一个问题:怀孕还安全吗?因为有人说——

  “有服用避孕药史的妇女,在停服避孕药后怀孕,往往有可能出现宫外孕。”

  停止避孕后,易得宫外孕?

  究竟停止宫内置环或口服避孕药以后,是否会增加宫外孕的发生风险呢?

  要想得到清晰的答案,我们得先看看这些避孕措施的避孕原理。

  宫内置环的避孕原理是:上环后使子宫内胚胎膜产生炎症反应,影响受精卵着床;含铜的节育环能释放铜离子,使进入宫腔的精子丧失战斗力。

  避孕药的避孕原理是:抑制卵巢排卵;改变宫颈勃液性状,使精子不易通过;改变子宫内膜状态,使受精卵无法着床。

  从这些避孕原理看,一旦停止避孕,发生正常宫内妊娠是很容易的,与宫外孕没什么关系。

  临床也证明,取环后一年内,有51%的人会正常怀孕。更有89%的人,两年内能成功妊娠。与此同时,其发生宫外孕的概率跟不曾上环的人相比,并未增加。

  可见,“停止避孕措施后易发生宫外孕”的说法是没有道理的。当然,有个别人在上环或取环时,患了盆腔炎,这无疑会增加宫外孕的发生风险,因为宫外孕最常见的原因是输卵管有炎症。

  停止避孕后,何时怀孕

  停止避孕措施后,什么时候怀孕**呢?这是大家关心的第二个问题。

  这要具体看你采取的是哪种避孕措施。

  如果是宫内置环,建议在取环后3—6个月再考虑受孕。因为节育环毕竟是异物,可能引起子宫内膜的无菌性炎症反应,特别是金属节育环,对子宫内膜长时间的压迫会使之缺血,造成局部营养不良。尤其是含铜的节育环,需要一段时间,损害精子的铜离子才能完全排出体外。

  一般来说,经过几次正常的月经来潮后,子宫内膜得以修复,即可为受精卵提供良好的环境,使受精卵能在肥沃的土地上扎根和成长。

  如果是口服或注射避孕药避孕,还得看你使用的是哪种避孕药。

  目前的研究认为:口服短效避孕药者,由于药中激素含量低,停药后即可妊娠,不会影响到胚胎的生长发育。已有大量研究证实,口服短效避孕药停药后妊娠,不增加胎儿畸形的发生率。

  而长效避孕药,因含激素的成分及剂量均比短效避孕药多且不同,故应在停药后6个月再妊娠。此时,母体内的外源性激素已完全排出体外。

  当孩子不期而至

  当然,有些人在取环后不久就怀孕了,或在停用长效避孕药还不足6个月,就有了妊娠迹象,此时孩子能要吗?

  除了diyi代节育环(惰性节育环)外,我国现阶段用得更多的是第二代节育环(活性节育环,即含铜或含药物的节育环)。

南京北医三院供卵_泰国供卵试管婴儿合法吗_胚胎-试管婴儿中的生化

  如果使用的是diyi代节育环,取环后很快就可以怀孕,除子宫内膜没有得到很好的修复外,对胚胎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如果使用的是活性环,则不建议保留胚胎,因为铜或药物会影响孩子的发育。

  至于吃避孕药的人,如果吃的是短效避孕药,停药后就怀上孩子,建议保留胚胎,没必要行人工流产。

  但如果所用的是长效避孕药,就建议不要这个胚胎,因为大量的激素可能影响孩子的发育,如出现智力低下节育环、兔唇、腭裂等,谁希望让这个阴影笼罩自己原本幸福的家庭呢?胎儿的这种发育异常,在产前是很难通过超声等仪器或检验手段准确检测出来的,劝大家不要冒这个险。

供卵移植前做什么检查生子文

  在酒会上,贺的视线一直偷偷跟着一个高个子男人。他看到禹州被围在一堆衣服和寺庙里,大厅里流淌着美妙的《春之歌》。禹州轻扣的细腰在大厅中央翩翩起舞。

  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服务员端着几杯五颜六色的酒从何身边走过。卢晓拦住了他,从托盘里拿起一杯红花。他抿了一口,浅色的花瓣嘴唇看起来像沾了血的玫瑰,看起来既色欲又纯洁。此酒微甜,有淡淡的花香,但度数不低。何小鹿不知不觉喝了好几杯,头有点晕,眼睛好像雾蒙蒙的,小脸烧得厉害,他软软地蜷缩在沙发上。

  当他失去知觉时,他突然感到失重,然后他被紧紧地抱在怀里。卢晓毛茸茸的脑袋拱起在这个男人柔软的布料领口上。他耸了耸圆圆的鼻子,闻到了一股洗衣粉的香味。他觉得味道很舒服,非常喜欢。他被这个人抱着,一路上摇摇晃晃地睡着了。后来发生了什么,是谁把他带走的,何,都记不清了。

  最近何一直在忙着《蘑菇森林》漫画的终稿,昨晚一直画到凌晨4点。结果,贺还是感觉昏昏沉沉的,没有清醒过来,而且他的胃还有点不舒服。他捶着胸口,在起床前坐在床上。何卢晓因为工作原因画漫画时经常忘记吃饭。他喜欢自由独立地生活。在反复恳求母亲后,他终于得到了许可。他一个人住在何家的乡间别墅里。没有人告诉他吃东西,所以他经常胃痛。他卢晓已经被他脆弱的胃吓坏了,所以他去厨房做饭来安抚他的胃。打开冰箱,有一盒前几天买的鸡腿。何卢晓把鸡腿拆开,放在一个木制的菜盆里,取来自来水,放在一边解冻。虽然何是一个身价不菲的少爷,但他是和爷爷一起在农村长大的。他爷爷喜欢种菜种花,也接触过。一个人住在这个乡村小屋里,他一点也不感到孤独。他是一个能享受独处的人。别墅前的一大片空地上种满了何的鲜花、蔬菜和果树。离这里不远,有一条清澈的小溪穿过绿色的草地。夏天,何总是喜欢和他的小伙伴庞胖和他的妻子在凉爽的小溪里玩耍。胖是一只大金毛猎犬,它的毛毛太长,有点浮肿,而淑女是一只粘人的小花猫。胖子和胖子经常打架让贺摸摸他的头。何卢晓表示无奈,手心手背都是肉。

  当何提着编织筐下楼时,他被两个早早就在楼下等着的小家伙缠住了,推推搡搡地跟在何的屁股后面。贺一打开客厅的门,这两个捣蛋鬼就冲到菜地里去找乐子。卢晓摘了一把绿色蔬菜苔藓,在玫瑰墙下发现了一些鲜红色的西红柿。

  食材新鲜,味道也不错,但是何令人失望的胃不好吃,吃了不到半碗就觉得不舒服。何卢晓只好无奈地放下筷子。卢晓晚上躺在床上听音乐。他白天可能睡得太多了,但现在精神焕发。卢晓看着天空中深邃美丽的星空。下个月是他哥哥和嫂子的婚礼。那个人也应该来。

  司机刘早上一直在楼下等着,贺子清的婚礼是在市中心的皇室。老刘是何家的老司机,开车很顺畅。何卢晓在后座玩手机,顺便说一句,他和五个月大的侄子有一段视频。何的嫂子宋星河,和何一样,是能生的第三性。嫂子宋星河是哥哥青梅竹马的玩伴,性格温柔优雅。他哥哥很依赖嫂子,嫂子也很喜欢他哥哥。小侄子很可爱,何羡慕他哥哥和嫂子之间不朽的爱情。

  “多肉,你怎么能这么可爱,你看起来真好吃,哈哈哈”。他在屏幕前小鹿肆意戏耍小家伙,小家伙在宋星河的怀里,傻傻地笑着。他卢晓是如此可爱,他的小善良,他几乎流口水。“小鹿子,快擦口水,都快滴到你衣领上了。羡慕你哥哥。羡慕的话,也要赶紧生一个。”何子清出现在屏幕上,带着妻子和孩子。

  贺小鹿听了哥哥和嫂子的话,不自觉地想到了那个高个子。汽车可能撞上了一块小石头,撞了一下。何小鹿突然觉得胃里一阵强烈的恶心,匆匆挂了电话。刘看到这位少爷突然挂断视频,双手捂住嘴脸色发白,于是立刻把车停了下来。他一下车就吐了。他早上没吃东西,但只出现了一阵酸水。他的喉咙很热,嘴巴很苦,出了更多的汗。刘心疼地拍着人!见人不吐就递纸递水。他卢晓在后座休息了很久,让老刘开车的时候他觉得不太舒服。当何到达皇族时,正好看见禹州与他的兄弟在一起。婚礼被简化了,只邀请了一些好朋友。席间,坐在何旁边,这让何既兴奋又紧张。他没有胃口,所以他几乎一直用他漂亮的大眼睛偷偷看着周宇。贺知道禹州是他哥哥的朋友,但贺是个喜欢独处的人,一般不参与哥哥的社交圈。因此,他只对禹州很了解,并不是很了解。

  说到这里禹州已经发现了他身边这个人的小动作,假装不知道,突然像恶作剧一样追上了何的视线,冲他眨了眨眼睛,露出了坏笑。卢晓刷的时候小脸变红了。他惊慌地回头,用筷子戳了一碗米饭。

  “小鹿,快吃,你没吃好吗?上次见你,你现在没那么瘦了,是吧?鹿,为什么你的脸这么红?不舒服吗?”

  “不,我很好,”何卢晓自信地说,匆忙拿起鱼,当他把鱼放在嘴唇上时,突然觉得它很特别

  的腥气,小脸顿时就绿了。贺小鹿起身去了卫生间,俞洲皱了皱眉跟了过去。

  贺小鹿径直去了自己的房间,一进卫生间就趴在马桶上呕了出来,刚才吃的东西一点不剩的全呕了出来,贺小鹿晕得厉害,整个人趴在马桶上不敢动,虚汗打湿了额发。俞洲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可怜兮兮的场景。他回身倒了一杯温水拿了纸巾过来,把人搂进自己怀里,给人抚着背。皱眉道:“胃也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吧。”

  贺小鹿接过水杯,水刚喝进嘴里就吐了出来,贺小鹿难受地吞了吞口水,试图压下汹涌的呕吐感,可最后生理还是战胜了心理压制,贺小鹿喉咙发紧地要吐,长着嘴却什么也吐不出来了,最后只勉强呕了点涎水。俞洲看人不吐了,将人小心翼翼地扶起来,贺小鹿却眼前黑蒙蒙一片一头栽了下去,幸好俞洲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俞洲被吓死了,立马抱着人去了医院。

  贺小鹿觉得自己的额头痒痒的,湿湿的,还有点热热的,他伸手一摸,手却抓住了,俞洲在他的小手上又亲了一口。

  贺小鹿看着俞洲眼神温柔地亲了亲自己的小肚子,整个人都石化了。直到被俞洲抱回小别墅,真个人都该处在懵逼状态,要不然有医生的亲口证言和白纸黑字的B超单,贺小鹿打死都不会相信自己竟然怀!孕!了!如果没记错的话,自己好像还是个小处男的好吧,难道是梦中幽会了情郎吗?等等,刚刚俞洲哥哥说,这个宝宝是,是,我……我们,也就是说这个宝宝是……是我和俞洲哥哥的!!!难道是那次酒会,原来是你。

  贺小鹿前段时间吐的厉害,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俞洲看着心疼,成天变着法儿的给贺小鹿做好吃的,如今不吐了,贺小鹿像只开了张的饕餮,成天的小表情就是你们在吃什么呀,可以给我吃点吗?所以说,贺小鹿这肉眼可见的长胖速度也是可以理解的。俞洲是s市贵族学校的校长,现在是暑假,俞洲每天都和贺小鹿窝在乡间小别墅里。

  俞洲自小就被妈妈教育,不光要好好学习还要好好学做饭,男孩子不会做饭将来是讨不到老婆的。因此,俞洲妈妈没少吃到自己儿子做的饭菜,从一开始的难以下咽到后来的光盘行动,十分有力的证明了俞洲的厨艺经过岁月的锤炼,已经有了质的飞跃。

  俞洲刚来到小别墅的时候被这里的美丽清幽给惊艳到了,供卵移植前做什么检查再看看身边的贺小鹿,只觉得这里的山水果然很养人。

  贺小鹿窝在俞洲怀里还睡得香甜,俞洲轻轻地从被窝里退出来,给人掖了掖被角转身下了楼。厨房很宽敞,由于贺小鹿不忙的时候也喜爱烹饪,因此厨房的烹饪工具很齐全。俞洲取出篮子里昨天他和贺小鹿一起去森林里采的小蘑菇,剁了肉馅拌在一起,包了饺子,电饭煲里煮了粥,俞洲把包好的饺子放进小蒸屉里,拿着贺小鹿的编织篮去了小菜园。贺小鹿几乎很少挑食,尤其爱吃蔬菜,像酸酸甜甜的番茄炒蛋和鲜嫩微甜的酱汁菜心都是他的最爱。俞洲做好早餐上楼去喊人吃饭,贺小鹿的肚子已经五个月大了,圆鼓鼓的挂在身前,像怀里揣了个小西瓜。俞洲俯身亲了亲自家老婆温热的小肚皮,整颗心都要化成了一滩春水。

  转眼就到了万物凋零的秋季,s市的街道上到处都是梧桐的枯叶,路人踩过会发出清脆的声音,就像踩碎了薯片一样。贺小鹿的肚子已经长成了一座小山,他自己以前的衣服大多都已经穿不下了,俞洲给他买了好些可爱的衣服,贺小鹿却推说太幼稚了,穿了像个没成年的高中生,贺小鹿就喜欢去衣柜里翻俞洲的衣服穿,俞洲的衣服对身材瘦小的贺小鹿来说很大,现在八个月的肚子穿着正合适,虽然还是像小孩偷穿大人的衣服一样,但贺小鹿仿佛很喜欢。俞洲看着自家老婆成天穿着自己的毛衣和大拖鞋,走起路来啪嗒啪嗒的像只小鸭子。俞洲是真担心贺小鹿穿着不合脚的大拖鞋会摔倒,但奈何不住贺小鹿喜欢,也就随他去了,只是在家时他那一双温柔满溢的眼睛总是跟在贺小鹿身上,生怕出意外。可能是月份大了的缘故,贺小鹿这段时间变得特别爱哭,有时候吃着吃着零食突然就哭了,更奇葩的是有一次贺小鹿看见天上的月亮不圆也要哭一哭,俞洲对此虽然摸不着头脑,但他哪能让自己的亲亲老婆哭鼻子呢,贺小鹿的眼泪对俞洲而言就像是心头血,是美人鱼的金豆子。于是只要贺小鹿小嘴一瘪,俞洲就会发挥出无限幽默的潜能把自己老婆哄得破涕为笑。

  董燕西是俞洲带的一个学生,俞洲是英国剑桥大学心理学博士,他虽然是校长,但也是s市顶尖心理治疗中心的医学顾问,他在学校一直担任心理学老师。

去哪里做供卵不用等

董燕西因为性格原因,一直被同学孤立,董燕西的父母没有办法,给他办理转学,希望他能够在新的环境里重新开始。但事情往往就是这样永远不随人愿,董燕西来到新学校后不但没有好好的重新开始,反而情况比以前更加严重。董燕西的父母觉得董燕西太内向了有事总喜欢瞎琢磨,想太多,不懂得和别人交流,说了几次董燕西也没什改变。父母的不理解让董燕西觉得更加的压抑,他没有朋友,他能倾诉的只有父母这个窗口,可如今,这扇唯一的窗口也被关上了。他觉得胸口憋闷的厉害,像是整个人被塞进了真空瓶子里,明明他周围人流如织,车水马龙,但就是眼前的这块透明的玻璃把外面的声音和人流都隔开了。他被单独剥离了出来,他成了这个世界的观望者。班上组织秋游,等到自由分组时,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归属,只有董燕西彷徨无措的被遗弃在人群里,尴尬又无助。

  董燕西生日那天没有回家去,因为他知道父母不会回来给他过生日的,他同母异父的弟弟今天有一场小提琴演出,父母答应了他要去看演出的。董燕西晃荡着瘦削的小腿,坐在学校钟楼的天台上,一双漂亮的杏眼呆呆地望着天边的如血残阳,温柔的晚风掀起他柔顺的短发。他想一切都重新开始该多好啊,让这个不好的自己从这个世界消失,一切都回到最初的起点,这样一定会很好的。

  俞洲收拾好桌上散乱的书籍,供卵移植前做什么检查将西装外套搭在小臂上,转身出了办公室。俞洲从电梯出来,穿过绿草如茵的操场向停车场走去,晚风微凉,他不经意地回头瞥见了夕阳里的董燕西。

  俞洲带着贺小鹿到s市中心医院产检,最近贺小鹿肚子里的宝宝活泼的很,在肚子里伸展着自己的小手小脚,白嫩嫩的肚皮上一会儿这边鼓个小包一会儿那边又鼓起一个小包,闹得贺小鹿晚上总是睡不好。贺小鹿早上起床的时候总喜欢靠坐在俞洲宽大的怀里低头玩自己小山一样的肚子,每当宝宝在肚皮上鼓起小包的时候,贺小鹿就会特别兴奋的一边告诉俞洲一边忙着和肚子里的宝宝互动。俞洲亲亲老婆的毛脑袋,大手温柔的抚摸贺小鹿滑嫩嫩的肚皮。

  俞洲陪着贺小鹿一样样的做检查,宝宝很健康。因为要做检查,贺小鹿早上没吃什么东西,俞洲怕人饿着下楼去给贺小鹿买吃的。路过住院楼的时候俞洲猛然听到一边的vip区域传来一声十分响亮的玻璃碎裂的声音混合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吵吵嚷嚷的,俞洲往声音发出的房间望了一眼,那两个原本守在门口的男人应声打开了房门冲了进去。俞洲转身继续往前走,他走到电梯旁按了负一楼,正在等电梯,突然被人撞了一个趔趄,他眼疾手快地扶了一把墙,俞洲看见一个穿着病号服瘦弱的身影慌张地钻进了旁边的楼梯间,转眼就消失不见了。俞洲觉得这个背影有点说不上来的熟悉感,一时也想不起到底是在哪里见过。俞洲开车去“流觞曲水”打包了贺小鹿爱吃的桃花鳜鱼和紫米粥,贺小鹿不太喜欢吃甜食,且不能吃虾子,贺小鹿有一次吃了他们自己在小溪里捞的小虾米结果吃完没一会儿就觉得浑身上下痒痒的,俞洲觉得不对劲,撩起贺小鹿的衣服一看,不得了了,贺小鹿的背上起了成片成片的小红疹子,触目惊心。贺小鹿痒的难受,忍不住用收去挠,俞洲捉住贺小鹿的手,不让他挠,抱着人去了医院。俞洲一只手抓着方向盘,一只手捉着贺小鹿,贺小鹿实在痒得受不了了,俞洲就用嘴给他吹吹,贺小鹿就这样熬着去了医院。从那以后贺小鹿就再也没碰过小虾子了,估计是上次被折磨的有了心理阴影。

  俞洲的车子拐入了紫宸主干道的时候,突然从旁边窜出来一个人影,俞洲一脚刹车踩到了底,车轮在地面上狠狠地擦出了几道痕迹,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俞洲来不及从惊吓中缓过来,当即下了车,还算镇定地绕到了车前。供卵移植前做什么检查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年轻人赤裸着双足蜷缩在地上,一只腕骨凸起的手死死地摁着腹部,齐肩的漆黑长发挡住了脸。

  蜷缩在地上的人颤抖着支起上半身,遮盖在脸上的黑发滑落,露出了苍白秀气的小脸。俞洲一愣,道:“西西?你是西西?”

  董燕西听到这声音猛地抬起了漂亮的杏眼,“余老师?真的是你吗余老师”董燕西看着眼前的俞洲突然满腔的委屈和无助瞬间化为了决堤的泪水,从杏眼里涌了出来。

  当年俞洲旧救回了17岁的董燕西,两人相知相伴,俞洲给了董燕西温柔和关爱,他的博闻广识和成熟理性成了董燕西青春迷茫的灯塔,这让年少的董燕西感到了满满的安全感。在董燕西眼里,余老师是博学的,是温柔的,是他憧憬的爱人的样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他已经不自觉地陷了进入,他爱上了他的老师,也许从董燕西在钟楼上与夕阳里的俞洲目光第一次碰撞时就已经爱上了。而在俞洲眼里,董燕西一直都是一个需要关爱和保护的弟弟,他愿意尽自己所能给予弟弟关爱和保护。三年前,当董燕西终于鼓起勇气准备向俞洲倾吐自己的爱意的时候却无意中看见了自己的余老师和一个长得非常可爱干净的男孩子走在一起,男孩儿抱着余老师的腰,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仰着头露出好看的下巴对着余老师撒娇。董燕西躲在俞洲家的院墙外脑子里嗡嗡作响,眼泪大滴大滴的从好看的杏眼里一颗接一颗地滚了出来,怀里精心准备的点心掉在了地上,外形饱满精致的点心从包装盒里咕噜噜地滚了出来,跌进了不远处的地下水道里,不见了。董燕西懵懵的沿着院墙外的街道一路走到了巷口,他神思恍惚,眼看被迎面驶来的车子撞到,一人突然冲出来将他拉了一把,司机被吓了半死,拉下车窗伸出肥硕的脑袋气急败坏的骂了几句。

  “你怎么回事!想死啊!走路不看路。”董燕西转过头看了看这个人,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弟弟谢皖白。

  后来,俞洲一连好几天没看到董燕西来上课了,打了电话去问,是家里保姆接的,说董燕西病了,暂时不能去了上学了。俞洲去看望董燕西,却被告知他们搬家了。俞洲后来在自己常翻看的一本书里看到了董燕西夹在里面的一封信。

  “不,我没事,我不要去医院,去了医院就会被抓回去的,你快带我走好不好,要来不及了”董燕西惶急道。

  董燕西体力不支,歪在俞洲颈侧晕厥了过去,俞洲也不多问,看人可能是匆忙间逃出来的,猛地想起了出来时在医院等电梯时看到的那个背影。当即把人抱回了车里,给魏子尧打了个电话开回了家里。

  贺小鹿做完检查还没见俞洲回来,走到护士站问了下护士姐姐们有没有看到俞洲。一群年轻的护士小姐姐们纷纷脸颊上飘起两朵绯红,抢着给贺小鹿提供信息。然而搞了半天,贺小鹿并没有听到一点有用的信息,想着俞洲是不是有事情耽搁了,正准备掏出手机给俞洲打个电话。这边,魏子尧给董燕西做了检查,除了腰腹处的大片淤青,好在没有内伤,只是董燕西的身体有点虚,出来时没穿鞋衣服也单薄,一时受了凉发起了烧。董燕西烧得迷迷糊糊的,嘴里说着梦话,腕骨凸起的手紧紧抓着俞洲的手臂,嘴里说着不要走。

  “小鹿,你那边做完检查了吗?我这边临时有点事需要处理一下,你今天可以先去妈那边住一晚吗?我忙完了就来接你。”

  贺小鹿打了电话让老刘来接自己,到贺家的时候贺妈妈正带着肉肉在院子里的草坪上玩。肉肉最近又长高了,已经开始咿呀学语,看见贺小鹿来了小嘴伊利哇啦的朝贺小鹿挥舞着小短手,逗的大家一阵欢笑。

  贺小鹿在贺家住了一晚,第二天中午,还没见俞洲来接自己,贺小鹿想着应该是俞洲还没忙完,他不想打扰俞洲,就让老刘开车送他回去了。

  经过一晚上的休息,董燕西已经退了烧,躺在床上休息,俞洲在厨房里熬粥。董燕西在床上睡得不安稳,秀气的眉毛皱了皱,胃里泛起一阵剧烈的恶心眼看就要涌到喉咙口了,房间没有洗手间董燕西捂着嘴跑出了房门,在客厅里抱着垃圾桶就吐了。他长时间没有进食,只是张大嘴无声的干呕,董燕西低下头温柔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道:“宝宝,你怎么这个时候来呢?真是苦了你了,你的爸爸要是俞老师还会多幸福啊。”

  “西西,怎么吐了”俞洲从厨房出来看见董燕西蹲在垃圾桶旁边痛苦地干呕,董燕西被俞洲扶起来,可能是刚吐完的缘故感觉脑袋有点发晕,踉跄了一下,整个人扑进了俞洲的怀里,脑袋埋在俞洲胸口缓了好一会儿,俞洲拍了拍董燕西瘦弱的后背,等人好些了才带着人在餐桌边坐下了。

  贺小鹿刚才正要进门就看到了在客厅里抱着垃圾桶呕吐的陌生人,他犹豫了一下站在门外没有进去。供卵移植前做什么检查贺小鹿脑子里一直记着那句“爸爸是俞洲”的话,想起刚才那个人抚摸小腹时的温柔和俞洲对他的亲密,又想起俞洲说他在忙,贺小鹿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好快,就像是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一样。他把大眼睛里的泪水生生逼了回去,平复了下心情重新进门去了。

  俞洲过来给贺小鹿脱了外套,拿来拖鞋换蹲在地上给人换了鞋。俞洲扶着贺小鹿在沙发上坐下。

  “这是董燕西,我以前的学生,他遇到了点事儿,要在我们家暂住几天,事发突然,我没来得及跟你商量。”

  董燕西也微笑颌首,贺小鹿没话找话地和董燕西聊了几句以缓解尴尬的气氛,便借口说自己有点累了,要上楼休息。

  俞洲送贺小鹿睡下,期间贺小鹿一直都没有看俞洲,俞洲跟他说话贺小鹿也不回应。晚些时候董燕西说自己好的差不多了,想去看看朋友,就跟俞洲辞行了。俞洲要去送他,正好魏子尧来了,说是来看看董燕西怎么样了,董燕西便坐魏子尧的车一道走了。

  贺小鹿一个人躺在床上,心里难受的紧,忍了一下午的眼泪再也压抑不住从眼眶里流了出来,打湿了枕头。供卵移植前做什么检查可能是孕期嗜睡贺小鹿哭着哭着就睡着了,梦里贺小鹿觉得自己的肚子一阵一阵地疼的厉害,身上粘哒哒的躺在水里,有个小娃娃扒着他的裤腿哭着叫爸爸。

  俞洲看出来自己老婆铁定是生气了,自己也的确是做的不对,不该抛下老婆自己就先回来了,还不经老婆允许就私自带人回来,但西西是他的弟弟,当时那种情况他不能放着人不管。俞洲去厨房做了好吃的,一边上楼一边盘算着一会儿怎么哄老婆开心。

  俞洲轻轻开了房门,房间里没开灯,贺小鹿还睡着。俞洲刚靠近床边就闻到了一股让他心惊的味道,他立马开了灯。

  “小鹿!小鹿!醒醒”俞洲一把掀开贺小鹿身上盖着的被子,瞬间肝胆俱裂。血,到处但是血,贺小鹿安安静静的躺在血泊里。

  “小鹿,乖,别睡,你看看我,我错了,小鹿”俞洲失控的红着眼一把抱起贺小鹿,许是扯到了肚子,贺小鹿呜咽一声。

  俞洲顿时放轻了动作,他让贺小鹿靠在自己怀里,油门踩到了底,一路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

  俞洲一边开车,一边时不时地低头看看怀里的贺小鹿,突然,贺小鹿痛吟出声,上身一下子弓了起来,手指甲狠狠地掐进了俞洲的肉里,俞洲被贺小鹿吓死了。

  “小鹿,别怕,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小鹿,小鹿……”俞洲混着眼泪狠狠地吻在了贺小鹿汗湿的额头。

  肚子里的宝宝像是受了惊,着急的想要出来,小脚丫一脚踹在贺小鹿的胃袋上,一阵剧烈的恶心冲出了喉咙口,贺小鹿实在太虚了,就这么窝在俞洲怀里张开嘴呕了出来,贺小鹿晚上没吃东西呕出来的全是一些酸苦的清水。这一吐车扯到了脆弱的肚子,贺小鹿死死地攥着大肚子上的衣服。

  “宝宝,宝宝,我的宝宝……”贺小鹿凄怆地喃喃道。又一阵痛楚袭来,肚子里像是装了一台绞肉机一样,下体那处涨得难受像是要生生撕裂了一样,贺小鹿只得尽力把颤抖的双腿张到最大,希望这样能够缓解一点下体的痛苦。花瓣色的双唇此时早已血色全无,干燥起皮,几颗贝齿将下唇咬得血肉模糊。俞洲把自己的一只手塞进贺小鹿唇间,以阻止他再咬唇,俞洲的心在滴血。

  到医院的时候,贺小鹿已经完全昏迷了。俞洲看着贺小鹿满身是血的躺在白色推车上被一群医务人员急匆匆的推进抢救室,整个人都虚脱了,双腿发软地向后软倒,被一边的其他患者家属扶了一下,这才没有摔倒。

  手术室的门就这么突兀地打开了,有一个护士神色严肃地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板和一支笔。她出来后立即道:“谁是贺小鹿的家属?”

  “病人现在情况很不好,我们只能手术取出他腹中的宝宝,由于病人十分虚弱手术有百分之五十的风险,麻烦你签个字。”

  “小鹿……小鹿……”俞洲全身哆嗦着喃喃道。忽然脸色一变冲进了走廊尽头的卫生间里,跪在马桶前“哗……”地一声吐了出来,他从卫生间出来,手撑着走廊两边的墙壁缓缓地往前走,俞洲的视线一片模糊,远远的,他看见手术室的门开了,里面传出一阵微弱的婴儿哭声,几个白色人影推着床出来了。俞洲隔着虚空,伸出手朝那边抓了过去,就这么一头栽倒失去了意识。

【南京地下供卵陷阱】。【南京供卵试管中介】。【南京代怀选优贝贝代怀】。【供卵需要注意什么】。【供卵供精是合法的吗】。【供卵采访视频】。【三代供卵试管】。

标签:

助孕qq群
Copyright © 2002-2030 代生妈妈助孕网 代生妈妈助孕网 网站地图 sitemap.xml tag列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